• 风靡亚洲的“脑内杀手”

    暗地妖娆

    导语:“抑郁”就是如此恐怖,也如此“体贴?#20445;?#20174;成长经历到生存环境,无一?#29615;从?#22312;每个人的情绪表现上。这强大的“脑内杀手?#20445;?#38656;要所有人随时警惕,调整心态,健全体魄,让它无从下手,才能一生无忧。

    正文:

    2013年8月,日本女歌手中?#22909;?#22025;推出了一首单曲,歌谱送到她手上的时候,她刚刚经受过咽鼓管开放症的凌虐,其后果就是右耳听觉减弱,左耳内的三半规管完全毁掉,?#20063;?#21040;节拍,无法正常演唱,甚至面临倒嗓的危机。

    这首单曲发行之初,中?#22909;?#22025;自认为不可能受关注,结果却出人意料,此曲在短短数周内风靡全日本,甚至连中国歌?#36828;?#23545;它痴迷不矣,他们将歌词翻译成中文,给她写了长信,连她自己都说:“有了这首歌,我就有活下去的勇气了。”

    它的歌名叫作?#23545;?#32463;我也想过一了百了》,?#26159;?#20316;者秋田弘以自己的真实感受记录了人生中最灰暗的阶段。

    很多人对该曲的评价是:“没有抑郁症的听了会伤心,有抑郁症的却能得到治愈。”

    就这样“一曲激起千层浪?#20445;?#21487;以说,关乎“一了百了”的执念,已扩展至整个日韩,这就是“抑郁症”的杀手本色。

    日本佐贺?#35874;?#23665;町,僧人向参加身心疗愈课程的女性们讲解密宗。据日本学者HiromiShimada介绍,由于工作和经济压力,许多日本单身女?#36828;?#20250;参加这样的宗教禅修活动来疗愈身心。日本媒体报道,有四成年轻女性不想谈恋爱。

    • 韩国娱乐圈的“自杀风”

    2017年12月18日,韩国明星金钟铉在家里烧炭自杀,生前发给姐姐的最后一封简讯里写着“至今为止太辛苦了?#34180;?#20851;乎这种现象,人们早已见怪不怪,回溯过往十多年里,韩国艺人自行了断绝非新鲜事,从饱受家暴之痛的崔真实,年仅27岁就在男友家上吊身亡的郑多彬,到出演电视剧《人鱼小姐》一炮而红的金成泽,都没有逃过此劫。

    自杀,仿佛是韩国演艺圈可单独列为一个分支的艺人归宿。

    所谓的“抑郁症?#20445;?#31995;个体遗传基因存在异常导致的症状,情绪长期低落、失眠、专注力下降,没有?#26434;?#19968;系列的连锁?#20174;?#35753;人生不如死,于是就有无数人踏上了不归路,选择自行了断来“治愈”它。

    截止2012年止,韩国自杀总人数高达14160人,占死亡人数的28.1%,研究机构研究显示有超过八成的网民罹患抑郁症,在首尔地区甚至学生中招的比例已经达到40.5%。

    为什么“抑郁”这个恶魔能轻松潜入身体,把成批量的普通人拉进地狱?看看韩国娱乐圈生存法则就能知道个大概了。

    韩国的造星工艺可说是炉火纯青,可制造过程的残酷程度却堪比魔鬼式军训。新人每天的训练时间得从早上十点到凌晨十二点,好不容易熬到出道,面临的是?#29100;?#20105;”压力,因为圈内淘汰率超过五成,工作量的多寡决定艺人是否能吃饱饭,这在仅有5000多万人口的韩国来讲,要成为明星简直难如登天。经纪公司的剥削抛开一边,“潜规则”更是无孔不入,哪怕功成名就的艺人也难逃魔掌。昔日韩国“甜心?#38381;拍?#25289;在过气之后,曾上访谈节目控诉,她在圈内打拼的日子里,每年要被性侵数百?#21361;?#29978;至连上厕所的时候导演都不肯放过她。

    除此之外,艺人还得应付黑道势力的操控,曾经统领韩国歌坛半壁江山的天后歌手李孝利都有桃色录影带流传?#24739;洹?#28436;员安在焕更因欠下黑帮高利贷高达40亿韩元,不得不在新婚后不?#38753;?#20102;百了。红极一时的神话组合成员也难逃此劫,甚至被唱片公司高层打到骨折。

    从事业、经济,乃至个人尊严的摧残,多重压力令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无限蔓延,以至于艺人纷纷走上绝路。?#25293;?#25289;的父亲兼经纪人朱虎声曾在官网发表过一篇名为《韩流与韩国娱乐圈的忧郁症》的文章,他直言:“艺人受到的压力来?#26434;?#20004;方面,一是社会对他们的看法,二是媒体对他们的看法。”

    正是这把?#27492;?#39118;光的?#20843;?#20995;剑?#20445;?#20999;断了无数韩国艺人的生命。

    艺人的极端行为,同样影响着普通民众的心态,民国女名伶阮玲玉服毒自尽的消息传出后,先后有五位她的?#39029;?#31881;丝都选择走上绝路。张国荣跳楼身亡的新闻曝光时,也有不少粉?#23380;?#38543;而去。当作为“造梦使者”的明星亲手?#30103;?#20102;?#20301;?#30340;泡沫,也就意味着给一部分人传递了绝望情绪。医学专家认为,抑郁症特别容易传染,被称为“感应性抑郁症?#20445;?#24515;理素质脆弱的人容易从其亲近的人那里受到感染,从而令这种病态不停蔓延。

    对偶像的崇拜,原本是一种心灵寄托,寄托一旦失去,受到暗示的粉丝群体就会将暂时的心态失衡扩大化,“抑郁”便是依靠这些?#25226;?#20998;”滋长,酿成无数人间惨剧。

    尤其是容易患抑郁症的高危人群中,女性比?#34892;?#26356;容易得病,青春期、产后、更年期这三个特殊时期被病魔附体的机率极高。而韩国明星的形象塑造,多半以“梦中情人”类型为主,这些“梦情”?#31456;?#20102;大量女性忠粉,连带着也让她们有意无意地埋下了“抑郁”的祸根。

    造星与追星过程中遭遇的意外,双管齐下,令整个韩国陷入“抑郁”的陷阱。

    在日本富土山腳下,有一片地形复杂的树海叫青木源。林中有黑色火岩小道,每年都会有成百的人怀着抑郁的心情来到此地,将这里作为自己生命的终点。一百多年来,已有上万人在这里死亡,这里成为富土山下恐怖的自杀森林。

    • “五月病”席卷东瀛

    每年的五月,正是温暖的晚春时节,性情温良的日本人却总是不时在报纸上看到自杀的新闻。

    在这个拥有“青木原树海”这类“自杀圣地”的国度,平均每年有三万多人自杀,根据厚生?#25237;?#30465;的调查报告显示,1996年日本抑郁症患者人数是43.3万人,到2008年已激增到104.1万人,?#23548;?#25233;郁症患者人数高达300万。也就是说,每15个日本人中,就有一人在一生中可能会尝到抑郁症的滋味,也就是日本人俗称的“鬱病?#34180;?#25233;郁症在日本流行到什么程度呢?下至平头百姓,?#29616;?#30343;太子妃,都不?#26432;?#20813;地与之打过交道。所以在日本你会见识到这样的奇景,只要坐电铁或地铁的次数稍微频繁一些,就总能在?#30340;?#30005;子屏上看到因有人卧轨而导致车辆暂时停运的通知。

    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容易抑郁?#31185;?#29983;存状态就是主因。

    一来,日本人几十年如一日秉?#23567;?#19981;给别人添麻烦”的原则,这就意味着,所有的个人烦恼被轻视,他们不愿意将心事对人倾诉,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也都被隔离在外,久而久之,内心郁结逐渐庞大,成为不可转移的压力。更要命的是,很多人明知自己身心出现异常,为了“面子问题?#20445;?#36873;择隐忍,对外假装成正常人,就这样让病态?#23068;?#21319;级。这就产生了两种奇特的社会现象,一种人无法承受自身困扰,只能自寻短见;另一种人成了“御宅族?#20445;?#20063;就是强行与社会切断联系,把自己关在家里,以“啃老”的方式生存。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调查结果显示,大概每四个日本人中就有一位自认为是御宅族,这就导致了无业人员逐年增长,因长期宅家?#26434;?#28040;减,生育率也随之年年堪忧。

    二来,从九十年代中期至今,经历过金融泡沫大洗礼的日本人,对物欲的?#38750;?#24050;经减至最低,“断舍离”的?#25293;?#26681;深蒂固。而每年的五月,是日本大学生刚刚毕业,正?#25945;?#20837;社会的特殊时期;对工作环境的不适应,公司?#26434;?#26032;人员工的?#37327;?#24577;度,造就了巨大的精神压力。走出校园之后,世界彻底改变,年轻人开始尝到真正的“世态炎凉?#20445;杂?#26410;来的期望不?#19979;?#31354;,和淡薄的社会人情,让他们无所适从,于是诞生了“5月病?#34180;?/p>

    所幸,日本人对抗抑郁的手段也相当强悍,首先功不可没的是“偶像文化?#20445;?#25104;熟的造星机制让日本诞生了无数治愈系偶像,从早先的深田恭子、广末凉子,到如今的有村纯架、门胁麦等一众女优,都与现下中国的“蛇精脸”女星不同,她们面庞圆润,气质甜美,以亲和力温暖人心;?#34892;?#26356;是以“大众情人”自居,著名的吉尼斯事务所甚至严格规定旗下年轻偶像艺人不得婚恋,以?#32321;?#20182;们在诸多“迷妹”心中的夢幻形象。其?#21361;?#21160;漫产业的蓬勃也是疗伤灵药,现实世界的残酷也许无可改变,但是所谓的“二次元”的诞生,?#21019;?#36896;了另一个世界,各色动漫角色层出不穷,填补了人?#19988;頡?#31038;交?#24535;?#30151;”造成的孤独感,这就是所谓的“漫画疗法?#34180;?#20877;?#21361;?#32593;络游?#38750;?#36214;了抑郁症为民众带来的?#25293;?#24651;爱模拟游戏填补了诸多御宅族的情欲渴望,这类游戏以每年30%的惊人迅速在整个东瀛风靡。还有最普遍的预防方式,便是卡拉OK,长期压抑的上班族就是靠着下班后拿起话筒喊两嗓子,令郁闷情绪?#38753;?#28040;减。除此之外,还有特别简单有效的一?#23567;?#26053;行。无论樱花季还是红?#37117;荊?#20035;至?#33267;?#24635;总的假期,都是日本人坐上列车,去往别处的最佳时机,大自然的美景容易让人产生好的情绪,旅行无疑是解忧妙法。?#27604;唬?#20063;有一些“灰色套路”正在?#23068;皇?#34892;,商家推出的“出气”商品便是一例,比如发泄体力的“打人”和?#20843;?#30424;子”生意,既健体又养心的“棒球击打”运动,从?#25345;?#24847;义上来讲,就是承担着“垃圾桶”功能,让你将内心的委屈排出体外。

    多元文化的扩张,逐渐将抑郁症从日本人的生活中驱赶出去,与此同时,也有不少“过来人”用自己的经验来帮助行在抑郁边缘的苦难人士。演员岡村隆史便是其中的佼佼者,战胜了重度抑郁症的他,提出了“抗郁四法则?#20445;?#19968;、每天早上以散步的形?#22992;?#28020;阳光。二、坚持写成功心得,把自己每天洗衣做饭?#20154;?#20107;记成手帐,以此不断自勉。三、经常更换新的床上用品,好的睡眠用具才能保证睡眠质量。四、多吃补脑的营养品,以?#32321;?#22823;脑所需的养分供应。

    长期受抑郁症?#29100;?#39038;”的日本,早已谙透对抗之道,花样百出的大众娱?#20013;?#24335;正在拯救日本人的性命,有些车站的等候坐椅都特意调整过,让坐下来的人能看到对面墙上的可爱宠物图案,以此打消他们卧轨的念头。这种无微不至的关?#24120;?#26159;用无数抑郁症患者的牺牲换得的成功经验

    无论是急功近利的韩国,还是嗜好?#26263;?#38646;美”的日本,都把抑郁症视为看不见的“洪水猛兽?#20445;?#19968;生都在与之?#20998;?#26007;勇。犹记2001年,贾宏声主演的电影《昨天》上?#24120;?#29255;中讲述他努力戒除毒瘾,与抑郁症抗争的艰辛过程,得到无数影迷的赞许。可正当大家?#23478;?#20026;贾宏声已经摆脱病魔困扰的十年后,他却突然跳楼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  文章来?#20174;冢?#19990;界博览

    浏览次数:  更新时间:2018-06-03 19:23:24
    上一篇:纪梵希:上帝钟情的“缝匠魅影”
    下一篇:美国电子出版新趋势?#21898;?#31456;节卖书
    网友评论《风靡亚洲的“脑内杀手?#34180;?/span>
    评论功能已关闭
    相关公文
   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